当前位置:热点网>热点推荐 >   正文

货拉拉司机妻子:每天都很艰难 舆论和各方面压力很大

导读:红星新闻消息,今年2月,货拉拉女乘客坠车死亡事件受到社会广泛关注。9月10日,乘坐货拉拉坠车身亡的女乘客车某某去世恰好7个月后,此案在...

红星新闻消息,今年2月,“货拉拉女乘客坠车死亡事件”受到社会广泛关注。9月10日,乘坐货拉拉坠车身亡的女乘客车某某去世恰好7个月后,此案在湖南省长沙市岳麓区法院开庭。

货拉拉司机妻子:每天都很艰难 舆论和各方面压力很大

事件回顾

今年2月6日21时许,周某春通过货拉拉平台接单后,在给一名23岁女孩车某某搬家途中,因装货等待时间过长和偏航等问题,引发双方不满并诱发悲剧。

据长沙市高新区公安分局今年3月3日通报,当车辆行驶到长沙市林语路曲苑路口时,车某某再次提出车辆偏航的问题并要求停车,周某春未予理睬。

此后,车某某起身离开座椅并将身体探出车窗外,周某春未采取语言和行动制止,也没有紧急停车,仅轻点刹车减速并打开车辆双闪灯。

车某某从车窗坠车4天后,即2月10日,经抢救无效死亡。

2月23日,公安机关以涉嫌过失致人死亡罪对司机周某春刑事拘留。3月3日,检察机关批准逮捕。9月10日,车某某去世恰好7个月后,此案在长沙市岳麓区法院开庭。

01被拒绝的付费服务

9月10日早上6点,现年41岁的李女士就醒来了。除给女儿做好早餐,送女儿上学、收拾家当外,她今天还要到长沙市岳麓区法院听庭。

“昨晚,我就向公司请假了。”9月10日早上,李女士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她希望丈夫早点获释,因为她觉得“我老公真的很冤”。

过去的7个月对于周某春妻子李女士来说,是从没有过的漫长。“每天都过得很辛苦,很艰难。”开庭前夕,李女士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她2008年和周某春在深圳打工认识,随后生育两个小孩,过着平淡生活,但这种平淡在今年2月被打破。

彼时,“货拉拉女乘客坠车死亡”引发极大关注,互联网上各种流言蜚语铺天盖地,人们猜测是因女孩在车上遭到非礼才导致她坠车窗身亡。

“当时舆论和各方面压力很大。”李女士直言,“但我始终相信我老公,我知道他为人。”

随后3月3日,长沙市高新区公安分局通报显示,车内未发现打斗痕迹。此外,受害人死亡后经法医学检验,衣裤未发现撕扯破解开线痕迹,体表未发现搏斗抵抗,衣裤、指甲均未检验出周某春基因型。受害人符合头部与地面碰撞致重度颅脑损伤死亡。

从警方通报看,这次意外是彼此在搬家过程中产生怨气,导致彼此冷漠、不信任,甚至引发恐惧而产生。

通报显示,周某春通过手机APP货拉拉平台接到车某某搬家订单:将东西从岳麓区天一美庭小区搬到步步高梅溪湖国际公寓,总费用51元,其中车某某支付39元,平台补贴12元。

两人见面后,周某春问车某某是否需要付费搬运服务,车某某拒绝,自己从1楼夹层先后15次将衣物、被褥等生活用品以及宠物狗搬运到车上。

期间,周某春多次催促车某某快点,因为“货拉拉平台有规定,司机等待时间超过40分钟将额外收取费用”,但车某某“未予理会”。

装好后,开车前往目的地时,周某春又问坐在副驾驶室的车某某是否需要卸车搬运服务,但再次遭到车某某拒绝。

这意味着,这次长达11公里的搬货总里程,周某春收获到的总费用是51元,没有任何装卸服务费。此外,还“顺带”了车某某。

周某春妻子李女士9月9日晚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车某某在下单时并没有填写“跟车1人”的事项,也就是说,契约关系中,她老公只负责拉货,没有明确要提供拉人服务,但好心顺带却引发对双方都不利的大麻烦来。

“如果我老公坚持让她自己打车过去,可能就不会有这事了。”李女士说,“这事带来的不幸,我们家也很冤呀。”

在外界猜测中,除拉货,没有装卸业务的周某春内心是不满的。不过,李女士告诉红星新闻记者:“没有冲突,也没有明显表露出不满,可能没有那么热情。”

但从警方通报看,周某春对不需要付费搬运的车某某说到,按照货拉拉平台规定,司机等待时间超过40分钟将额外收取费用时,“车某某未予理会”。

02被偏航的路线

警方通报显示,周某春提出付费搬运和卸车服务均遭到车某某拒绝,而其提到司机等待超时会额外收费时,车某某也“未予理会”。

在此背景下,周某春态度似乎也不友好。据警方通报,在行驶过程中,周某春为了节省时间并提前通过货拉拉APP平台抢接下一单业务,更改了行车路线。

对此,车某某两次提出了车辆偏航的问题,周某春起先“未搭理”,后用“恶劣口气”表露出对车某某不满。

当车行驶到林语路曲苑路口时,车某某又两次提出车辆偏航并要求停车,周某春同样“未予理睬”。

随后,车某某起身离开座椅将身体探出车窗外,但周某春未采取语言和行动制止,也没有立即停车,仅轻点刹车减速并打开车辆双闪灯。

最后,车某某从车窗坠车后,周某春拨打120前来抢救。4天后,即2月10日,车某某去世,年仅23岁。

据李女士介绍,丈夫2月6日被派出所带走问话后,2月8日晚上曾放出来。“那晚,他自己走回来的,走了20-30分钟才回到家,因为被带去问话的时候,手机被收起来,身上也没钱。”李女士说,“他一进门就说,没事了,搞清楚了,那个女孩也醒过来了。”

没想到,两天后,女孩去世。舆论风口中,周某春再度被警方带走。

从警方通报可以发现,两人的命运从下单开始交集,并存在着不断的隐性冲突:周某春提出付费装卸和等待超时额外收费的诉求,车某某“不予理会”。车某某对偏航四次提出质疑,周某春先是“未搭理”,后用“恶劣口气”表达不满,再到“不予理睬”……可见这次搬家过程中,他们并不愉快。因不愉快、冷漠和偏航,最终诱发了误会和恐惧,悲剧发生了。

没人了解车某某当时心生的恐惧究竟从何而来?李女士接受红星新闻采访时表示:“她所说的偏航的这条路就在我家门口附近,是有点黑,但我们经常走,很熟悉,没什么可怕的,但她可能想的不一样。”

警方通报也显示,偏航路线尽管比导航路线多走0.5公里,但少走4个红绿灯,可节省4分钟左右。

“假如我老公坚持让她自己打的就好了,她毕竟没有下单‘跟车’。”李女士告诉红星新闻记者。遗憾的是,现实没有“假如”,偏航的路线,终究带来了彼此都已偏航的人生。

标签: 货拉拉 乘客 司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