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热点网>热点推荐 >   正文

老赖藏一屋子古董 欠钱不还被强制执行

导读:昨天,郑州中院联合14家基层法院在全市展开一场声势浩大的集中腾房行动,共投入执行人员1400余人,出动各类车辆150余台,邀请30余名***、律师

老赖藏一屋子古董 欠钱不还被强制执行

昨天,郑州中院联合14家基层法院在全市展开一场声势浩大的集中腾房行动,共投入执行人员1400余人,出动各类车辆150余台,邀请30余名***、律师代表。

下午4时许,执行战果相继传来。两级法院共腾空涉案房屋185套,案值2.37亿元。下一步,这些房屋将依法进入司法拍卖或者交付程序,尽快实现当事人权益。

借800万不还款也不腾房,法官上门强制搬迁

苏某是河南某体育器材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以名下一套别墅抵押,向广发银行郑州商城支行贷款800万元。

由于未能及时还款,广发银行将苏某等人及其公司告上法庭,法院判决公司及苏某等人赔偿银行800万元及利息。随后,广发银行向郑州市中院申请强制执行。

进入执行程序后,申请人广发银行将债权全部转让给河南省漯平高速公路发展有限责任公司。

2015年1月28日、2016年5月25日,法院两次公告送达执行通知书及裁定书,告知被执行人将对其名下所查封的房产进行评估拍卖。2017年6月2日,在申请人认可的情况下,房产公开竞拍,以776万余元竞拍成功,但随后买受人悔拍。

今年7月5日,郑州中院再次发出强制搬迁公告,要求苏某限定10天内腾房。然而指定期限届满后,被执行人苏某仍未自觉腾房。

在再次评估拍卖前,昨天法院对被执行人及其财产强制迁出。执行法官说,苏某借款800万,再加上利息,目前涉案标的已达1000万。

“我配合,但能不能再宽限我些时间,家里东西真的是太多了……”对于再次上门来的执行干警,苏某表示理解法院执行,只是时间有点紧张。

“今天必须腾空,我们给你半个小时,你把贵重物品拿走,其他东西我们帮你搬。”郑州中院执行一庭庭长闫明向苏某表明立场。

苏某这套别墅位于惠济区迎宾路10号三期,上下3层,372平方米。

屋内装修及家具等设施尽显豪华:客厅大吊灯足有四五米长,圆形大浴缸,家具也都是红木和实木的,还有许多名酒、古玩。

看到别墅还有苏某卧病在床的80多岁老母亲,执行法官让苏某先找个房间将老人安置好,并对苏某说:“如果你们没有车,法院可以安排。”

苏某配合执行,在整理完老母亲常用药物等物品后,先将老人带出房间。

随后,在公证员的公证下,搬家公司开始搬迁。

腾空后的别墅被贴上加盖公章的封条,再次评估后将进行司法拍卖。

去年执行调解不愿掏40万,今年要么腾房要么掏70万

郑州中院另一组执行人员来到南阳路165号心语雅园小区4号楼1单元。

现有判决书、裁定书显示,这处房产实际占有人李某2006年4月以每平方米1700元价格从河南三星置业购买,支付购房款81138元及其他费用10686元。

2013年10月,河南省高院判令三星置业支付河南某建筑安装工程公司602万余元,12月23日,建筑安装公司申请强制执行。

2016年初至今,郑州中院依法对三星置业名下9套有住户的房产查封,并张贴搬迁公告,其中8套房产住户已与申请人及被执行人达成协议并处理完毕,尚未达成协议的1套房产就是这起案外人李某目前所居住的房产。

2017年4月,李某向郑州中院提出执行异议,请求解除对这套住房的查封。执行异议被驳回后,李某又向郑州中院提起执行异议之诉,也被驳回。

执行法官说,李某未签订有效的房屋购买合同,且已支付的价款没有超过合同约定总价款的50%。

尽管执行法官解释多遍,李某和儿子仍不听劝告,儿子更是放言“今天就不搬”。

随后,两名执行干警将欲逃跑的李某儿子控制住,李某也被带离房子。

现场,执行法官对李某母子讲明,如果想要继续住房,必须和申请人协商。经过近一个小时的协商,李某母子和申请人达成一致意见,继续住这套房子,15天内支付对方70万。

执行法官说,去年他们就组织了申请人、被执行人三星置业及包括李某在内9套住户会谈协商,“当时商量只要李某拿出40万,她就可以拥有这套住房的居住权和所有权,但是,李某不同意。不到一年时间,要多交30万……”

22年后,76岁大妈终于得到属于自己的房子

“感谢你们,我终于有家了!”76岁丁大娘不停地向中原区执行法官表示感谢。

丁大娘于1996年3月经人介绍以34万元的价格从马某手中购买了一处带院房屋,面积510平方米,但到房管部门办理产权过户时,却被告知该房屋属于违章建筑。1997年8月该片区的房屋全部被拆除。

经有关部门协调,由当时开发这片土地的房地产公司为这20多户建设安置房。2006年丁大娘儿子代表母亲签订安置住房合同,并补交差额款11.5万元。2008年1月,马某表示异议,称已将房屋出售他人,丁大娘一家无权接受安置。

2012年,安置房交付。2015年7月,马某强行将争议房屋房门换锁,并装上防护网。丁大娘起诉至法院。

法院判决确认建设西路某小区内某户上下四层复式两套和地下室118平方米所有权全部归丁大娘所有,并判令马某立即停止侵权。判决生效后,马某既不履行生效判决,也见不到人影。丁大娘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昨天腾房现场,执行法官仍无法拨通马某电话,遂下令强制开锁进入,清理屋内物品。

腾房遇大雨,执行干警帮涉案房子租户搬家

刘某是河南某商贸公司法定代表人,2015年3月向郑州银行管城支行借款300万元。河南某商贸公司未按照约定进行还款引起争诉。

案件进入执行阶段后,法院依法对刘某送达执行文书,并对刘某位于管城区烟厂后街某小区的房屋贴出了腾房公告。

法院张贴腾房公告期间,租户未提出执行异议,并且腾房公告到期后,法院多次协调租户腾房,但至今其仍未搬离。

现场,执行干警再次向租户释法,租户表示愿意配合法院进行腾房。

执行干警为租户联系了搬家公司,执行过程突然下起大雨,执行干警冒雨买来编织袋,帮着去租户清理物品。

租户拖欠2万物业费 物业被告知另行起诉

2012年,刘阳(化名)以做生意资金紧张为由,向张强(化名)累积借款105万余元,可是到了借款期限后刘阳并未按时还款。张强将刘阳诉至法院,拿到胜诉判决书后,张强申请了强制执行。惠济区法院查询得知刘阳名下有一套房产,房屋被刘阳租给了杜文喜(化名)。法院多次告知杜文喜限期搬离房屋,可杜文喜却置若罔闻。

昨天腾房现场,小区物业人员出面阻挠,称杜文喜拖欠2万余元物业费。物业被告知可以将此物业费另行起诉索要欠款。

腾房继续进行,涉案房屋内物品全部清点搬走,下一步将进行司法拍卖。

腾房遭遇装病撒泼,执行法官将计就计拨打120

2017年,金水区法院判决郑某、宋某支付某担保公司垫付款150万元及利息,某担保公司对郑某和宋某名下的抵押房产享有优先受偿权。郑某、宋某不服一审判决上诉到郑州中院,上诉被驳回。

某投资担保公司申请强制执行。腾房现场,宋某极力阻挠,不予开门,执行人员便通过开锁公司将房门打开。进入房屋后,宋某对执行人员侮辱谩骂,并通过装病的手段阻挠执行。

见状,执行法官拨打了120急救电话。经120急救医生现场初步观察诊断,宋某并无异常情况。执行法官要将宋某送到医院接受进一步检查,宋某拒绝配合。宋某要求法院暂缓腾房,由于申请执行人不同意,没能达成和解。执行员对房内物品逐一清点、登记造册,涉案房屋最终被按程序腾空。

涉案房屋租户阻挠腾房,被强制带离执行现场

被执行人申某、徐某夫妻向申请人王某借了15万元,到期后以各种理由拒绝还款。法院判决后,夫妻俩仍拒不还款。

法院强执查明,夫妻二人名下有一套房产位于绿岛港湾小区。执行法官多次联系被执行人并依法张贴腾房公告,但夫妻二人始终不露面。涉案房屋租户也拒不配合法院工作。

昨天腾房现场,租户称自己付了10年的房租,房租不到期是不会搬走的。在多次沟通无果后,租户因妨碍公务、拒不执行被强制带离现场,腾房活动得以继续。

为您推荐